胜游亚洲·(中国)官方网站

新一轮涨价潮来袭新能源车为何越来越贵?

2022-10-20 10:27:10栏目:胜游亚洲

  新一轮涨价潮来袭新能源车为何越来越贵?对于燃油车车主而言,今年以来最害怕听到的消息无疑是:“国内油价将于X月X日开启新一轮的调价窗口。”

  而购车消费者最熟悉的是这句话——“受全球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,XX品牌将对XX车型补贴后官方指导价进行调整。”

  7月31日,零跑汽车宣布从8月1日起将对T03全系车型补贴后官方指导价进行调整,除2022款T03特别版外,其余5款车型价格涨幅为5600元-6600元。8月1日,smart中国宣布,全新smart精灵#1价格调整,Premium配置车型将上调人民币5800元。

  今年以来,中国新能源车企至少已经历了两次“涨价”,第一次来自新能源补贴退坡带来的成本压力,第二次则来自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。

  国补退坡之后,国内新能源车企纷纷在3月开启了一轮涨价潮。以特斯拉、蔚来、小鹏和威马为首的新势力品牌拉开了涨价潮的帷幕,涨价幅度在数千元到3万元不等。而像比亚迪、广汽埃安和上汽通用五菱等传统车企也逃脱不了补贴退坡的影响,涨价幅度在数千元不等。

  其实翻看燃油车的发展史,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,燃油车产品涨价还是小概率事件。它们可以通过缩减终端优惠,或者直接由车企内部消化,但选择官方涨价的并不常见。到了新能源车产品上,为何就频繁涨价了?电池成本占比过大是主要原因。

  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在演讲中说道:“广汽有一半的装机量和宁德配套,而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了汽车成本的40%至60%,我现在是给宁德时代打工。”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回应称:“上游原材料的炒作带来了产业链短期的困扰。”

  矛头最终还是指向了电池原材料涨价,利润往哪儿走,车企和动力电池厂商的话语权大不大,大家也是可以想象的。

  事实上,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电池厂商,不应该完全承担这个“锅”。某种程度上,它们也在为上游打工。

  据公开数据显示,宁德时代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486.78亿元,同比增长153.97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.9亿元,同比下降23.62%。营收上涨,利润却下降了,毛利率减少是主要原因。

  反观全球最大的锂电池材料供应商的杉杉股份,2022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16亿元-17亿元。似乎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条上,主机厂和动力电池厂商挣得都不多,涨价的钱全往原材料供应商口袋里去了。

  比如今年碳酸锂价格一度飙升至51.5万元/吨,一年多的时间涨幅超10倍,对行业的健康发展极其不利。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曾表示:“锂矿从全球范围看供给是够的,涨价很大一部分有炒作成分。”

  能不能打击炒作行为?显然是有着不少的难度。我国虽然是新能源车大国,但锂资源的对外依存度高达85%。况且,如今的新能源车市场早已是卖方市场,新车供不应求,待交付订单最高达数十万辆。

  以目前需求大于供给的市场环境来看,电池原材料价格短期内是难以下降的,这也进一步导致涨价潮的频繁上演。

  今年上半年以来,受全球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,已经有数十几家新能源车企对旗下新能源车价格进行上调。始作俑者非特斯拉莫属,作为新能源车市场佼佼者的它,轻轻松松就能引起一波新的涨价潮。

  6月中旬,特斯拉年内第四次涨价来袭,旗下产品售价迎来了不同程度的调整。其中,Model Y长续航版售价,更是从37.59万元上涨到了39.49万元,直逼40万元区间。基于国内大部分厂商刚完成上一轮涨价不久,短期内应该不会跟进,但未来是充满不确定性。

  即使是供应链体系成熟的传统车企也不例外,以成本压得很紧的微/小型电动车为例,部分车企的热销车型甚至一度停止接单。不涨价,可能会导致热销产品的断供,吃亏的是整车厂自己。

  所幸的是,新能源汽车购置税免征政策将会继续进行。否则,在补贴退坡、产品价格上调以及购置税等多重因素作用下,消费者的新能源车拥车成本会变得越来越高,大大降低了车市的消费热情。

  原材料价格成本压力下,车企们也在积极想办法将命运紧握在自己的手中,比如被逼着亲自入局造电池和原材料。马斯克曾公开呼吁加大对锂矿开采的投资,恨不得亲自下场挖矿。曾庆洪曾说过:“我们自己买矿、布局产业链,为顾客卖便宜点儿的车。”

  总的来说,新能源车涨价之路短期内远没有走到尽头。动力电池成本占大头的新能源车,为保持一定的毛利率,价格更容易随着成本波动而波动,这是和燃油车产品区别较大的地方。对于待购车人群来说,还是早买早享受吧。